皇家骑士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回复: 1

帮忙给几段红楼梦中形容人物的诗词和人物的评论或简介

[复制链接]

275

主题

275

帖子

2234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234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可选中1个或众个下面的闭头词,探索闭联材料。也可直接点“探索材料”探索悉数题目。

  睁开整体贾宝玉: 1。无故寻愁觅恨,有时似傻如狂。即使生得好皮郛,腹内原本草泽。 落魄欠亨庶务,愚顽怕读作品。动作僻静性乖谬,那管众人捏造。
  荣华不知乐业,贫穷难耐悲惨。可怜孤负好韶光,于邦于家绝望。 六合无能第一,古今不肖无双。寄言纨绔与膏梁,莫效此儿形式。——《西江月》
  2。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齐眉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一件二色金百蝶穿花大红箭袖,束着五彩丝攒花结长穗宫绦,外罩石青起花八团倭缎排穗褂,登着青缎粉底小朝靴;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鬃若刀裁,眉如墨画,鼻如悬胆,眼若秋波,虽怒时而似乐,即嗔视而有情。项上金螭缨络,又有一根五色丝绦,系着一块美玉。
  3。 头上边缘一转的短发,结成小辫,红丝终了,共攒至顶中胎发,总编一根大辫,黑亮如漆,从顶至梢,一串四颗大珠,用金八宝坠脚;身上穿戴银红撒花半旧大袄,还是带着项圈、宝玉、寄名锁、护身符等物;下面半露松花撒绫裤,锦边弹墨袜,厚底大红鞋。越显得面如傅粉,唇若施脂,转盼众情,措辞若乐;自然一段气宇,全正在眉稍;生平万种情思,悉堆眼角。
  林黛玉: 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似娇花照水,活跃似弱柳扶风;心较比干众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
  贾府的三个小姐:第一个肌肤微丰,肉体合中,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温和肃静,观之可亲;第二个削肩细腰,长挑肉体,鹅蛋脸儿,俊眼修眉,顾盼神飞,文彩糟粕,睹之忘俗;第三个身量未足,状貌尚小。
  彩绣光线,恍若神妃仙子:头上绾着金丝八宝攒珠鬃,插着朝阳五凤攒珠钗,项上戴着赤金盘螭缨络圈子;身上穿戴缕金百蝶穿孔机花大红洋缎窄裉袄,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一双丹凤三角眼,两湾柳叶掉梢眉,身量苗条,体格风流,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乐先闻。
  霁月难逢,彩云易散。心比天高,身为下劣。风致风骚乖巧招人怨。寿夭众因标谤生,众情令郎空牵念。
  开导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风月情浓。趁着这何如天,伤怀日,寥寂时,试遣愚衷。是以上,上演这怀金悼玉的红楼梦。
  都道是金玉良姻, 俺只念木石前盟。空对着,山中高士光后雪,终不忘,世外仙姝浸静林。叹阳世,美中缺乏今方信。即使是齐眉举案,终于意难平。
  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若说没奇缘, 今世偏又遇着他,若说有奇缘,怎么隐痛终虚化?一个枉自嗟呀,一个空劳驰念。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思眼中能有众少泪珠儿,怎经得秋流到冬尽,春流到夏!
  喜荣华正好,恨无常又到。眼睁睁,把万事全掷。荡悠悠,把芳魂花费。望梓里,途远山高。故向爹娘梦里相寻告!儿命已入阴世,至亲呵,需要退步抽身早!
  一帆风雨途三千,把骨肉闾阎齐来掷闪。恐哭损残年,告爹娘,歇把儿挂念。自古穷通皆有定,聚散岂无缘?从今分两地,各自保升平。奴去也,青青培训机构莫遭殃。
  襁褓中,父母叹双亡。纵居那绮罗丛,谁知娇养?幸生来,英豪阔大宽宏量,从未将昆裔私交略萦心上。好一似,霁月光风耀玉堂。厮配得才貌仙郎,取得个地久天长,准折得少小时崎岖形式。终久是云散高唐,水涸湘江。这是世间中消长数该当,何须枉心酸!
  气质美如兰,才具阜比仙。生成成孤癖人皆罕。你道是啖肉食腥膻,视绮罗俗厌,却不知太高人愈妒,过洁世同嫌。可叹这,青灯古殿人将老,辜负了,红粉朱楼春色阑。到头来,仍然是风尘龌龊违心愿。好一似,无瑕白玉遭泥陷,又何须,贵族子弟叹无缘。
  中山狼,薄情兽,全不念当日根由。一味的骄奢贪还构。觑着那,侯门艳质同蒲柳,作践的,公府令媛似卑鄙。叹芳魂艳魄,一载荡悠悠。
  将那三春看头,桃红柳绿待怎么?把这韶华打灭,觅那平淡天和。说什么,天上夭桃盛,云中杏蕊众。到头来,谁把秋捱过?则看那,白杨村里人啜泣,青枫林下鬼吟哦。更兼着,连天衰草遮宅兆。这的是,昨贫今富人劳碌,春荣秋谢花磨折。似这般,生闭死劫谁能躲?闻说道,西方宝树唤婆娑,上结着永生果。
  组织算尽太伶俐,反算了卿卿人命。生前心已碎,死后性空灵。家富人宁 ,终有个家亡人散各飞跃。枉费了,意悬悬半世心,好一似,荡悠悠三更梦。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呀!一场乐意忽悲辛。叹尘世,终难定!
  留余庆,留余庆,忽遇恩人,幸娘亲,幸娘亲, 积得阴功。劝人生,济困扶穷,歇似俺那爱银钱忘骨肉的狠舅奸兄!恰是乘除加减,上有苍穹。
  镜里恩典,更那堪梦里功名!那美韶华去之何迅!再歇提锈帐鸳衾。只这带珠冠,披凤袄,也抵不了无凡人命。虽说是,人生莫受老来贫,也需要阴骘积儿孙。雄赳赳头戴簪缨,雄赳赳头戴簪缨,光灿灿胸悬金印,威赫赫爵禄高登,威赫赫爵禄高登,昏惨惨阴世途近。问古来将相可还存?也只是虚名儿与后人钦敬。
  [好事终]画梁春尽落香尘。擅风情,秉月貌,便是败家的基本。箕裘颓堕皆从敬,家事扑灭首罪宁。宿孽总因情。
  为官的,家业腐朽,荣华的,金银散尽, 有恩的,死里遁生,静品国际儿童教育薄情的,昭彰报应。欠命的,命已还,欠泪的,泪已尽。冤冤相报实非轻,阔别纠合皆前定。欲知命短问前世,老来荣华也真幸运。看头的,遁入佛门,痴迷的,枉送了人命。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明净!

  睁开整体贾宝玉,小号绛洞花主,祖籍金陵,荣府贾政次子,自小深得祖母喜好。也生于仕宦世家,容颜姣好,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鼻如悬胆,睛若秋波,虽怒时而似乐、即暝视而有情。因住怡红院结诗社时起号怡红令郎,天赋聪颖,性格温和、成天玩耍于脂粉队里,养成一种僻静乖谬的个性。
  林黛玉,字颦卿,别名潇湘妃子。原藉姑苏,贾母亲爱的外孙女。先伤母,其父亦不久仙逝。作家状貌她有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姣袭一身之病;闲静如姣花照水;形动如弱柳扶风一幅古代病态佳丽图,活龙活现。她个性孤高,气量局促,才思之高,为十二金钗之冠。
  薜宝钗,别名蘅芜君,与宝玉原系姨外姊弟。生得脸若银盆,眼同水杏,唇不点而丹,眉下画而横翠,肌肤也丰泽而白净。她个性温和贞静,动作豪放美丽,做事随分安时,才思之高,亦只她堪与黛玉抗拒。故贾府中自贾母起,上上下下没有不称扬她的,然而她正在滴翠亭外嫁祸黛玉更足睹她心思之深。
  王熙凤,乳名凤姐儿,浑号凤辣子,贾琏之妻。生得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掉梢眉,肉体苗条,身形风流,粉面含威春不露,丹唇未启乐先闻。由这段的描写,不难思像出她是奈何一个别物。她争强好胜,处处不肯落人褒贬,工于心思,把一个繁杂的大师庭荣府执掌妥当,不行不说是她的甜头。但她虚荣,贪财、阴险、狠毒、邀功、诿过等谬误,亦不为少。


  睁开整体1、林黛玉 薛宝钗 都道是金玉良缘,俺只念木石前盟。 空对着,山中高士光后雪;终不忘,世外仙姝浸静林。 叹阳世,美中缺乏今方信:即使是齐眉举案,终于意难平。 任是薄情也感人
  2、元春 喜荣华正好,恨无常又到。眼睁睁,把万事全掷。荡悠悠,芳魂销耗。望梓里, 途远山高。故向爹娘梦里相寻告:儿命已入阴世,至亲啊,需要退步抽身早!
  3、迎春 中山狼,薄情兽。全不念当日根由。 一味的,骄奢贪欢媾。觑着那,侯门艳质同蒲柳; 作践的,公府令媛似卑鄙。叹芳魂艳魄,一载荡悠悠。
  4、探春 一帆风雨途三千,把骨肉闾阎,齐来掷闪。恐哭损残年。 告爹娘,歇把儿挂念:自古穷通皆有定,聚散岂无缘? 从今分两地,各自保升平。奴去也,莫遭殃。
  5、惜春 将那三春看头,桃红柳绿待怎么?把这韶华打灭,觅那平淡天和。 说什么天上夭桃盛,云中杏蕊众?到头来,谁睹把秋捱过? 则看那,白杨村里人啜泣,青枫林下鬼吟哦。 更兼着,连天衰草遮宅兆,这的是,昨贫今富人劳碌, 春荣秋谢花磨折。似这般,生闭死劫谁能躲?闻说道, 西方宝树唤婆娑,上结着永生果。
  6、王熙凤 组织算尽太伶俐,反算了卿卿人命! 生前心已碎,死后性空灵。 家富人宁;终有个,家亡人散各飞跃。 枉费了意悬悬半世心,好一似,荡悠悠三更梦。 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 呀!一场乐意忽悲辛。叹尘世,终难定!
  7、史湘云 襁褓中,父母叹双亡。纵居那绮罗丛,谁知娇养? 幸生来,英豪阔大宽宏量,从未将昆裔私交,略萦心上。 好一似,霁月光风耀玉堂。厮配得才貌仙郎,取得个地久天长。 准折得少小时崎岖形式。终久是云散高唐,水涸湘江: 这是世间中消长数该当,何须枉心酸?
  8、秦可卿 画梁春尽落香尘。擅风情,秉月貌, 便是败家的基本。箕裘颓堕皆从敬, 家事扑灭首罪宁。宿孽总因情!
  9、妙玉 气质美如兰,才具馥比仙。生成成孤介人皆罕。 你道是啖肉食腥膻,视绮罗俗厌;却不知好高人愈妒, 过洁世同嫌。可叹这,青灯古殿人将老,孤负了, 红粉朱楼春色阑!到头来,仍然是风尘龌龊违心愿; 好一似,无瑕白玉遭泥陷;又何须,贵族子弟叹无缘。
  10、巧姐 留余庆,留余庆,忽遇恩人;幸娘亲,幸娘亲,积得阴功。 劝人生,济困扶穷。歇似俺那爱银钱、忘骨肉的狠舅奸兄! 恰是乘除加减,上有苍穹。
  11、李纨 镜里恩典,更那堪梦里功名!那美韶华去之何讯!再歇提绣帐鸳衾。只这戴珠冠,披凤袄,也抵不了无凡人命。虽说是,人生莫受老来贫,也需要阴骘积儿孙。雄赳赳,头戴簪缨,光灿灿,胸悬金印,威赫赫,爵禄高登,——昏惨惨,阴世途近!问古来将相可还存?也只是虚名儿后人钦敬。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逛丝软系飘春树,落絮轻沾扑绣帘。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释处。手把花锄出绣闺,忍踏落花来复去?柳丝榆英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桃李来岁能再发,来岁闺中知有谁?三月香巢初垒成,梁间燕子太薄情。来岁花发虽可啄,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厉相逼。明朗鲜研能几时,一朝流离难寻觅。花开易睹落难寻,阶前愁杀葬花人。独倚花锄泪暗洒,洒上空枝睹血痕。杜鹃无语正黄昏,荷锄归去掩重门。青灯照壁入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怪依底事倍伤神,半为怜春半恼春:怜春忽至恼忽去,至又无言去不闻。昨宵庭外悲歌发,知是花魂与鸟魂?花魂鸟魂总难留,鸟自无言花自羞。愿依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非常。天非常, 那边有香丘?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杯净土掩风致风骚。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尔今死去依收葬,未卜依身何日丧?依今葬花人乐痴,他年葬依知是谁?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朱颜老死时。一朝春尽朱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葬花吟》是林黛玉叹息出身碰着的整体哀音的代外,也是作家曹雪芹借以塑制这一艺术局面,发扬其性格特质的厉重作品。它和《芙蓉女儿诔》一律,是作家效率摹写的文字。这首格调上仿效初唐体的歌行,正在抒情上形容尽致,艺术上是很获胜的。
  这首诗并非一味哀悼凄恻,此中照旧有着一种抑塞不服之气。“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就寄有对世态炎凉、世态炎凉的愤慨;“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厉相逼”岂不是对历久迫害着她的冷漠薄情的实际的指控?“愿奴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非常。天非常,那边有香丘?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杯净土掩风致风骚。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则是正在幻思自正在甜蜜而弗成得时,所发扬出来的那种不肯受辱被污、不甘垂头折服的孤傲不阿的性格。这些,才是它的思思价格之所正在。
  这曾诗的另一价格正在于它为咱们供应了搜求曹雪芹笔下的宝黛悲剧的厉重线索。甲戌本有批语说:“余读《葬花吟》至再,至三四,其凄楚憾慨,令人出身两忘,举笔再四,不行下批。有客日:‘先生身非宝主,何能下笔?”即字字双圈,批词通仙,料难遂颦儿之意,俟看玉兄之后文再批。’噫唏!阻余者思亦《石头记》来的,散停笔以待。”值得注视的是批语指出:没有看过“玉兄之后文”是无从对此诗加批的;批书人“停笔以待”的也恰是与此诗相闭的“后文”。所谓“后文”毫无疑义确当然是指后半部佚稿冲写黛玉之死的文字。假设这首诗中仅仅凡是地以落花标志命薄如花,那也用不着非待后文弗成;只要诗中所写非平淡之言,而多数与厥后黛玉之死情节声切闭联时,才有需要夸大指出,正在看事后面文字自此,应回顾来再从新加深对此诗的剖析。由此可睹,《葬花吟》实质上即是林黛玉自作的诗谶。这一点,咱们从作家的同时人、极恐怕是其朋侪的明义《题红楼梦》绝句中获得了证实。诗曰;哀痛一首葬花词,似谶成真自不如。安得返魂香一缕,起卿浸痼续红丝?“似谶成真”,这是只要了然了作家所写黛玉之死的情节的人才干说出来的话。以前,咱们还认为明义未必能如脂砚那样看到小说全书,现正在看来,他读到事后半部个人稿子的恐怕性极大,或者起码也听作家交易的圈子里的人对比详细地说起事后半部的首要情节。假设咱们说,明义绝句中提到厥后的事象“聚如春梦散如烟”、“石归山下无灵气”之类,还可由测度而知的话;那么,写宝王贫穷的“天孙瘦损骨嶙峋”,和写他因获罪以致他心中的人工他的不幸忧忿而死的“忸怩当年石季伦”等诗句,是再也无从凭遐思而得的。上面所引之诗中的后两句也是如斯:明义说,他真愿望有死去活来的返魂香,能救活黛玉,让宝、黛两个有恋人成为家族,把已决绝的月下白叟所牵的红丝绳再接续起来。试思,只消“浸痼”能起,“红丝”也就能续,这与厥后续书者遐思宝、黛悲剧的道理正在于婚姻不自决是何等的差异!要是完全都如程伟元、高鹗清理的续书中所写的那样,则宝玉已有他属,试问,起黛玉“浸痼”又有何用?莫非“续红丝”是为了要她做宝二姨娘不行?
  此诗“侬今葬花人乐痴,他年葬侬知是谁?……”等末端数句,书中几次反复,特地夸大,乃至通过写鹦鹉学吟诗也提到。可知朱颜老死之日,确正在春残花落之时,并非虚词作比。同时,这里说“他年葬侬知是谁”,前面又说“红消香断有谁怜”、“一朝流离难寻觅”等等,则黛玉亦如晴雯那样死于很是凄厉浸静的境遇之中能够无疑。那时,并非大师都忙着为宝玉办喜事,因此无暇顾及,恰好相反,宝玉、凤姐都因逃难流浪正在外,那恰是“家亡莫论亲”、“各自须寻各自门”的日子,诗中“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或含此意。“三月香巢已垒成,梁间燕子太薄情。来岁花发虽可啄,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几句,原正在可解弗成解之间,怜落花而怨及燕子归去,存心甚难掌管贯穿。现正在,倘作谶语看,就对比真切了。概略春天里宝黛的亲事已根本说定了,即所谓“香巢已垒成”,然而,到了秋天,爆发了变故,就象梁间燕子薄情地飞去那样,宝玉被迫离家出走了。因此,她哀号“花魂鸟魂总难留”,幻思着己方能“胁下生双翼”也随之而去。她昼夜悲啼,终至于“泪尽证前缘”了。云云,“花落人亡两不知”,若以“花落”比黛玉,“人亡”(逃亡也)说宝玉,恰是齐全相符的。宝玉凡遭所谓“丑祸”,总有别人要随之而幸运的。先有金钏儿,后有晴雯,究竟轮封了黛玉,于是诗中又有“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的双闭语可用来辨白和显示气节。“一别秋风又一年”,宝玉正在次年秋天回到贾府,但所睹怡红院已“红瘦绿稀”(脂评),潇湘馆更是一片“落叶萧萧,寒姻漠漠”(脂评)的悲惨景色,黛玉的闺房和宝玉的绛芸轩一律,只睹“蛛丝儿结满雕梁”(脂评谓指宝黛住处),固然另有宝钗正在,并且自此还成其“金玉姻缘”,但这又怎能补充他“对境悼颦儿”时所发生的雄伟精神创痛呢?“来岁花发虽可啄,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莫非不即是这个道理吗?这些只是从脂评所提及的线索中能够获得印证的少许细节,所述未必都那么妥贴。但此诗与宝黛悲剧情节肯定有照应这一点,概略不是主观臆断吧;本来,“似谶成真”的诗还不止于此,黛玉的《代分袂·秋窗风雨夕》和《桃花行》也有这种本质。前者似乎不幸地言中了她厥后拜别宝玉的气象,后者则又象是她对己方“泪尽夭亡”(脂评)了局的预先写照。
  有人说,《葬花吟》是从唐寅的两首诗中“脱胎”的(《红楼梦辨》)。诗歌当然是有所秉承模仿的,但不应把文艺创作的“源”和“流”的联系弄异常了。说到《葬花吟》正在某些遣词制句、意境格调上愚弄昔人之作,实不必到明人的集子中去找。唐初刘希夷《代悲白头翁》中“本年花落颜色改,来岁花开复谁正在”、“年年岁岁花好似,岁岁年年人差异”之类为人熟知的诗句还缺乏以借取愚弄吗?即如葬花情节,也未必径取唐寅将牡丹花“盛以锦囊,葬于药栏东畔”事,作家的祖父曹寅的《楝亭诗钞》中也就有“百年孤冢葬桃花”的诗句,莫非还缺乏以发动他的构想吗?但这些都是“流”,都仅仅是愚弄,既不发扬诗的首要精神,也决不行替代作家源于实际存在的创设。况且,如前所述,此诗中,作家运笔巧夺天工之处,齐全不正在于轮廓上那些伤春惜花文句的悱恻绸缪。
  当然,《葬花吟》中扫兴颓伤的心境也是极其浓郁且阻挡歧视的。它曾对缺乏阐明推敲技能的读者起过不良的影响。这种心境固然正在艺术上齐全吻合林黛玉这个别物所处的境遇界位所变成的思思性格,但到底因作家正在某种水平上用意识借所向往的人物之口来抒发己方的出身之感,而呈现了他自己思思的弱点。咱们怜惜林黛玉,但同时也看到这种众愁善感的贵族姑娘,思思热情是很是虚亏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5

帖子

50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50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求沙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皇家骑士  

GMT+8, 2019-3-22 20:22 , Processed in 1.216802 second(s), 5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